行业资讯
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
中国水电:世界第一背后危机重重
发表日期:2016-12-22 15:52:47

    控不住的征地移民成本
    12月15日,中电联发布“2016年1-11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”,截至11月底,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水电装机2.9亿千瓦,同比增加1000万千瓦。而截至2015年底,我国全口径水电装机容量已达3.2亿千瓦,约占全球水电装机总量30%,连年稳居世界第一。同时,在稍早前公布的《电力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,“积极发展水电”位列18项重点任务之首。根据规划,“十三五”期间,常规水电将新增投产约4000万千瓦,开工6000万千瓦以上,到2020年常规水电装机达到3.4亿千瓦。
    “但理性地看,在光鲜背后,当今中国水电开发仍存在诸多问题,乱象丛生。”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总裁助理、雅砻江水电开发公司董事长陈云华在会上表示。
    据了解,经过三峡、锦屏等一系列大型、高施工难度水电站的建设,工程技术、项目管理已不再是困扰我国水电行业发展的难题。事实上,我国大江大河上未开发项目中,已少有大得过三峡、难得过锦屏的水电站项目。
    “虽然技术、管理已不成问题。但征地移民、与地方的关系等问题日益凸显。近年来,水电站征地移民成本出现了不合理的高速增长。”陈云华表示,征地移民的责任主体是地方政府,但其领导班子尤其是县级领导换届频繁,往往只注重短期目标,很难将水电站视为基础设施项目,并从长期角度来看待水电站。
    “他们很少关心水电项目的经济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大,进而在税费方面提出了非常苛刻、不合理的要求,导致水电工程概算在国家批准的基础上一增再增。事实上,这还将涉及工程审核问题。例如,二滩工程已建成20多年,但其移民概算至今未完成。其他项目也存在此类情况。这些问题无疑将增加今后高坝大库水电项目建设的难度。”
    另外,陈云华表示,“当前很多水电央企与地方政府关系极不正常。在地方政府召集的某些会议上,很多领导干部对水电企业工作人员态度恶劣。这跟改革开放初期水电开发环境大不一样。”陈云华说,“虽然水电行业有其光鲜的一面,但我们在一线工作的人,感受到的痛苦也非常深刻。”
    模糊的市场
    另外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新一轮电改中某些具体推进措施,也引起了发电企业的不满。
    陈云华表示,电改的目的是理顺生产关系,使得整个电力行业、系统实现市场化。但当前水电行业中“除了个别企业不受冲击外,大部分企业面临的只是降电价,看不到任何市场的影子”。
    “另外,水电企业因降价被划走的利益,实际上很多最终给了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行业、企业。这对国家的能源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起了消极作用。”他说,“当前电改‘莫名其妙’地拿走了原本属于水电企业的利益。虽然雅砻江公司目前经营情况还可以,但如果当前状况持续下去,许多发电企业的日子将不再好过。换言之,电改目前唯一看到的只是降价,降低了清洁能源的价格。”
    据陈东平介绍,目前云南有的水电站电价已经降至度电7分钱。
   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仰哲12月10日在“2016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”上也指出,市场化改革是为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,这也是能源改革必须坚持的目标和方向,但市场化要防止一味降价。“对于目前大用户直供电力市场,各方议论较多。有人认为,该市场建设值得反思,因为目前的市场是一味降电价,这不应该是市场的方向。”
    在影响水电健康发展的外部因素中,除了上述几点外,“官员法律意识淡薄对项目建设造成的影响”同样值得关注。
    据陈云华介绍,有的水电项目在封库令或者停业令下发后,库区中仍然存在大批临时搭建等现象,这对正常推进造成了严重影响。“例如,抢种、抢建问题在两河口、牙根水电站附近大规模出现。如果处理不好,尤其是在少数民族地区,很容易产生敏感问题。事实上,各流域都有类似情况发生,严重干扰了行业正常运作。”
    乱“开口子”
    据记者了解,中国水电行业自身存在的问题同样突出。
    “企业在执行国家政策时标准不一,是水电行业重要的自身问题之一。”陈云华说,在国家法律法规面前,“个别水电企业并不严格遵守执行,总是‘开口子’,有的数目不止一两亿元,甚至是数十亿元,影响恶劣。因为这类企业会成为其他项目处理类似问题的‘标杆’,让其他企业很被动。所以,水电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一定要慎言慎行,起到表率作用。”
    他建议,行业企业应该贯彻党中央“四个全面”的战略部署,依法依规推动水电开发建设。“业主单位一定要对灰色地带、不合理不合法的诉求说不,不能擅自乱‘开口子’,不给不合理诉求可乘之机。”
施工资源“家天下”
    另据记者了解,根据上一轮电改“主辅分离”要求所组建的工程建设集团,也成为制约水电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。
   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指出,目前形成的中国能建和中国电建集团,成为我国电力项目主要的设计、施工、监理单位。在竞标过程中,如果同一个集团的两家公司竞标,很可能出现本次老大中标,下次老二中标的现象。“这也容易理解,毕竟是同一家集团的子公司,都需要有活干。但这对电力行业工程建设产生的市场影响,可想而知。”
    陈云华认为,“施工资源高度集中,导致水电业主工程管理难度加大、造价控制能力减弱。国家在整合施工资源时,本是为了‘走出去’,让施工集团在国外形成‘一个拳头’,提升竞争力。但在国内,却使得水电项目的施工、监理、设计常常属于同一家集团,这导致各自应有作用难以发挥,对行业日常管理工作形成了巨大冲击。换言之,虽然组建两大集团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一线人员的感受并没那么好。”
    据介绍,设计是水电项目的龙头,也是投资成本控制的源头。对设计进行优化,从源头上降低水电成本,需要设计单位做大量工作。但如果不做优化,项目很可能因为经济性差而夭折。所以,水电业主应更加重视项目设计。
    “项目设计单位应高度重视设计优化所具备的降本作用。例如,根据原先设计,雅砻江卡拉水电站上网电价高达0.4元/度,这一电价无论是落地到其他地区还是在四川当地,都不具备竞争力。所以,我们跟华东院沟通,使成本一再降低,最终降至3毛/度。这个鲜活的例子说明,在设计上降低成本还是有空间的。”陈云华说。
    正在分化的共识
    据记者了解,国家能源局此前制定《水电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(征求意见稿)》明确指出,我国对水电开发的认识正在分化。具体来讲,我国待开发水电主要集中在大江大河上游和少数民族地区,生态环境相对脆弱,移民安置问题较为复杂,加之缺乏科学系统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,多年来水电开发争议不断。
    同时,水电开发经济性也在下降。《征求意见稿》显示,我国大江大河上游河段水电工程地处偏远,制约因素多,交通条件差,输电距离远,造成水电建设和输电成本高,加之移民和环保投入不断加大,水电开发的经济性差,市场竞争力明显下降。
    “整个西南水电竞争力正在下降,但国家在政策上的支持不足。”陈云华说,未来水电建设主要在藏区,地形地貌环境条件都更加复杂,考虑到未来远距离输送和消纳,项目建设难度明显加大,会对水电价格产生影响。“所以,项目本身就需要财税、金融上的支持。换言之,环境问题如此突出之时,国家应对水电重新定位,该给予什么样的政策支持,应得到全社会的关注。”
    “当前几大水电公司日子还过得去,无非是利润有高有低而已。随着人们对环保的认识逐步提高,水电作为清洁能源,即使是电价高一点,也完全不用担心其进一步发展的前途。所以,企业一定要形成向市场化推进的概念。”陈云华说。
    只盯“一亩三分地”
    另据记者了解,在水电经济性下降和缺乏利益协调机制,且送出通道有限的情况下,西南水电已连续多年发生严重弃水现象,且有愈演愈烈之势。这直接影响了新建水电的建设节奏——当前已有西南水电项目因此推迟开工日期,流域开发也放慢了建设节奏。
    “我们很少看到资料显示,火电厂建成后接入系统未落实,送出通道未解决的。但很多水电项目存在这种情况。例如,二滩建成20多年了,送出问题至今都未解决。所以,陈云华说,“当前我们水电人视野、工作台面不够开阔,总是盯着自己的‘一亩三分地’。水电项目一定要与电网统一规划、同步核准、同步建设、同期建成,甚至要统一调度,一定要做到电源与电网统筹兼顾,当前水电一线这方面工作做得不够。”
    陈东平表示,“网源不协调是电力行业的突出问题。虽然电力规模已是全球第一,但我国电力系统仍是一个非常不理想的系统,缺乏统筹和结构性矛盾突出。这些不合理的生产关系、封闭性的管理制约了水电行业的健康发展。”
    另据介绍,很多地方特别不重视环保,也妨碍了水电发展和国家战略实施。“目前我国环境问题严重,如何合理消纳清洁能源显得尤为重要,但当前水电等消纳问题仍然突出。”陈云华说,“在‘十三五’电力规划中,有一条输电线路叫雅中直流,是四川电网第四回特高压直流工程。去年底经过电规总院研究,落地点选择了江西,但由于江西计划大规模建设火电项目,所以当地政府明确向国家能源局行文,提出不愿意接受四川水电。这一环境效益巨大的项目遭到拒绝,值得引起进一步思考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来源:中国水利水电工程网)

友情链接: 楚源水电投资集团 湖南省工商联 非公经济党建平台 湖南水利网 长江水利网 中国水利网
版权所有:湖南水总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290号天泽大厦一楼
邮编:410007 电话(传真):0731-85489160 备案序号:湘ICP备16017209号 投稿邮箱:xsz8009@126.com
你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
快播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